全倒戶住新居③
  “快快快,進屋喝口茶。”聽說記者要來,鐘桂香遠遠迎了出來,臉上滿是喜悅。她背後的二層新樓,共有260平方米,沙發、茶几、餐桌、電視、洗衣機,簇新的傢具一應俱全。這一切,在四五個月前她是“想也不敢想的”。
  這也是記者第三次來鐘桂香家。去年河源市紫金縣“8·16”洪災後,記者兩度探訪,那時他們一家6口人擠在兩張床上,守著廢墟般的家園——那時她是河源2000多全倒戶中的一員。
  今年,2000多戶人家將歡歡喜喜搬進新家,度過災後第一個難忘的春節。
  對於洪災中受災的村民,河源制定出細緻政策以甄別全倒戶資格,“既避免虛報瞞報,又真正幫到等房住的人”,確保每一分補助款都花在建房上。
  ●文/圖:南方日報記者 張學斌 發自河源
  策劃統籌:胡念飛 殷劍鋒 張學斌
  最為驚喜:三入農戶家每次都有新變化
  截至1月13日,河源市因災全倒戶2276戶已全部動工建設,竣工2217戶。今年,全倒戶們將能在新房裡度過災後第一個春節
  2013年8月16日晚,紫金洋頭村,一場大水一夜之間讓全家6口人無家可歸。他們住進政府安排的統一安置點里,捱過災後最初幾日。家裡早已一片狼藉。廢墟下的冰箱、洗衣機、電視機等都不忍丟棄,一家人從泥土堆里手刨出破爛家什,用水沖乾凈以圖再用。
  2013年9月初,記者第二次去到鐘桂香家。鐘家有間雜物房幸未倒塌,但缺了一面牆,“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”,一家人也不願再住安置點了,6個人、2張床就這麼湊合住著。那時洪災剛過半個月,鐘桂香到附近的茶山幫人採茶,“雖然房子沒了,還得活下去不是?”
  泥磚房塌了,必須要建新房。家裡請來鏟車幹了兩天,政府部門就來普查“全倒戶”,打算發放補助款,鐘桂香不知從哪聽說“一旦泥磚房廢墟清理了,就沒了證據,就不能證明裡面還住人”,趕緊讓鏟車停了下來,保留“證據”。
  今年1月12日,記者第三次去鐘桂香家——此時村裡廢墟早已不見,棟棟新磚房拔地而起。聽見車聲,鐘桂香從屋裡迎了出來:“快快快,進屋喝茶。”將記者讓進全新的二層小樓,樓上樓下共260平方米,有近10個房間,牆壁還沒來得及粉刷。沙發、茶几、餐桌、電視、洗衣機,都是簇新的。
  鐘桂香回憶,去年9月上旬,工作組進村取證調查,最終確定她家為“全倒戶”。這意味著,她將至少能拿到各級政府補助的建房資金共3.5萬元。
  去隔壁的梅州市五華縣買磚、砂石,又請了幫工,自家勞力也一齊上陣。鐘桂香稱,蓋好二層樓花了十幾萬元,在外打工的兒子出了不少,找親戚朋友又借了一些,雖然3.5萬元的補助不能支付全部建房費用,卻解了燃眉之急。“建築工人的工資還欠著,等最後那筆1.5萬元的建房補助資金拿到手,就馬上付給工人。”
  元旦前夕,一家人歡歡喜喜搬進了新居。
  村民鄧競祥因為“泥磚房冬暖夏涼”不捨得拆,前年花了十幾萬元裝修,結果一場大水將其衝垮。如今,他的新房也建起來了,120平方米,春節前能入住。他一邊打牌一邊念叨:“還是新房好。”
  全倒戶溫雪紅家花7萬多元建起了一層樓,她也欠了部分工人工資。“丈夫在外打工,家裡還有3個小孩,除了自己的積蓄,蓋房的錢大多是借的。”她說,10天后就能搬進新房,但二層樓以上將由丈夫的幾個兄弟續建。
  原來,紫金縣專門出台了“全倒戶”房屋重建工作方案,其中規定:“受災戶可根據自身的實際,設計2或3層的基礎,有條件的一次興建,沒條件的為今後加層留下餘地。”
  記者在紫金縣龍窩、蘇區、水墩等鎮調查發現,不少資金有限的村民正是按照這一指導規定,只蓋一層樓,日後再加層。
  鐘桂香所在的村民小組共有7戶全倒戶,全部建了新房,絕大部分春節前能入住。截至1月13日,河源市因災全倒戶2276戶已全部動工建設,竣工2217戶。今年,全倒戶們將能在新房裡度過災後第一個春節。
  資格認定:最短時間最耗精力的普查
  確定符合全倒戶條件,還要再問“你願不願意建新房?給你3.5萬元,你能否湊齊其餘的建房款”。當事人要寫承諾書,還得有村幹部為其擔保,名單公示。一旦發現虛報,馬上重新核查
  在紫金茶松村,村民楊振明家10多間老泥磚房塌了。洪災後,在外打工的他回到家,看著一片爛泥傻了眼。
  他想申請“全倒戶”,但沒能成功。他有些想不通:別人的磚瓦房塌了壞了能申請全倒戶,為什麼我的泥磚房不行?
  原來,為防止虛報、瞞報,紫金縣對“全倒戶”作了細緻的定義:房屋倒塌前,一家人必須在該房屋生活居住。因災房屋全部倒塌無家可歸,核定為全倒戶;房屋兩面以上的牆坍塌,或房頂坍塌,或房屋瀕於崩潰、倒毀,住房必須拆除重建,可核定為“全倒戶”;房屋沒有倒塌,但經住建部門鑒定為D級危房的可核定為“全倒戶”。
  災害中倒塌的獨立廚房、廁所、牲畜棚等輔助用房、活動房、工棚、簡易房和臨時房屋不在統計之列。沒有人居住的房屋,以及一套房屋全部倒塌但還另有住房的不能核定為“全倒戶”。此外,農房保險按政策給予理賠,不建房的全倒戶不支付建房補助資金。
  根據上述要求,楊振明的父母和兄弟早已不在老屋居住,他本人在深圳打工併在惠東縣有一棟房子,所以他不能算全倒戶。
  針對類似情況,紫金縣出台了更人性化的規定:水災前常年不在這裡住,建了新房後一定要有人住,工作地點起碼在縣城範圍之內而非一年只回一兩次,這樣的人家也適當考慮列入全倒戶。
  紫金縣民政局救災救濟股股長李小芳介紹,洪災發生後,縣民政局派出30多人的隊伍,按照初報上來的全倒戶名單,工作人員下村一戶戶核實。“我們先避開當事人,先從鄰居那裡開始調查,摸清情況了再去找當事人。”
  此外,確定符合全倒戶條件,還要再問:“你願不願意建新房?給你3.5萬元,你能否湊齊其餘的建房款?”當事人還要寫一個《承諾書》,還得有村幹部為其擔保,名單公示。一旦發現虛報,馬上重新核查。
  “只有一個人的全倒戶,補助3.5萬元。我家七八口人,也補助3.5萬元。”雖然拿了錢,個別全倒戶對此有些不服氣。
  對此,李小芳解釋,從他們的調查情況來看,家庭人口多的全倒戶,新建房屋面積大,勞動力也多,籌措資金能力也強;反觀五保戶等,無經濟來源、無處籌措資金,蓋新房也只是一兩間房,面積相對小很多。
  “什麼樣的人才算全倒戶?遵循的最重要原則就是最大限度做到公平、公正,讓這筆建房資金真正惠及最需要幫助、最急需有房住的人。”紫金縣民政局局長鄭仕權說。
  資金使用:眼見入住新居才發尾款
  有的泥磚房被水浸過,但並未倒塌。待雨過天晴,泥磚房轟然而倒,此時已過全倒戶上報期限。因此,有參與核查的工作人員建議建立一個補漏機制,讓真正的全倒戶得到惠及
  “2005年開始有全倒戶補助,最開始是1.3萬元,後來是9000元,今年是歷年來補助最多的一次。”有民政幹部說,此次我省全倒戶建房資金堪稱“巨款”。
  在河源市,省級重建資金1萬元、市級配套資金3000元全部撥付至鎮級,大部分地方已作為第一期重建啟動資金髮放至全倒戶賬戶。
  紫金縣規定,打好地基發給1萬元建房資金;房屋封頂,再給1萬元,目前這2萬元已全部發放到位。待新房入住,縣扶貧辦將發放尾期的1.5萬元。紫金縣扶貧辦主任羅小苑介紹,目前這筆尾期款早已到位,只要居民搬進新居,將統一發放。“這是確保專款專用,每一分錢都花在建房上,不被挪作他用。”
  制度設定好了,動輒上萬元的資金如何一分不少用到實處?一名基層幹部有這樣的困惑:曾有一戶人家房子嚴重受損,“看起來非常可憐”,但因專款專用,必須建起房才能發放建房資金。
  還有不少低保戶、老弱病殘等,家中沒主要勞力,更沒經濟能力。他們住在破舊泥磚房內,一到颳風下雨,村幹部就火急火燎地跑去幫他們轉移。有村幹部盤算能否藉此次統計全倒戶之機,將他們納入名單。民政工作人員也為難:房屋並未倒塌,得按相關規定辦。
  有的泥磚房被水浸過,但並未倒塌。待雨過天晴,泥磚房轟然而倒,此時已過全倒戶上報期限。記者瞭解到,有地方9月份又受颱風“天兔”影響,產生大量全倒戶,8月份水災未得統計的全倒戶這才借“天兔”之機上了名單。
  因此,有參與核查的工作人員建議建立一個補漏機制,讓真正的全倒戶得到惠及。但要想徹底解決所有隱患房,仍要寄望於農村危房改造、泥磚房改造。  (原標題:廢墟早不見 棟棟新房拔地起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o95xoalwx 的頭像
xo95xoalwx

陳小春

xo95xoalw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